“1+X”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发布于 2021年09月06日 / 行业新闻

1+X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什么是1+X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1+X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主要面向影视传媒单位、农业相关单位、交通部门、物流部门、建筑部门、应急救援部门、电力、油气等能源部门、国土部门、保险部门、环保部门、林业部门、水利部门、海事部门、无人机研发与制造单位、公安和安防部门等,从事无人机航拍、农业喷洒、病虫害监控与防治、土壤与作物检测监控、物流运输、交通线路巡检、建筑或固定设施(如桥梁、电塔等)巡检、特殊环境(如地质灾害现场、火情现场等)应急监测、电力巡检、管道与基站巡检、国土资源勘察与测绘、保险勘察、环保检测、森林巡检、水域监测、海事巡检、安防巡检等多种运行场景下的无人机系统操控的基础工作,也可从事无人机型号测试、系统软硬件选配调试与维修,以及保障运行所需的装配调整、维护及飞行前检查工作。

        3月18日,由北京优云智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组织起草的 《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标准》 发布。近日,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专家柯玉宝接受无人机世界专访,就职业教育“1+X”证书制度试点及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标准等问题做出权威解读。

        2019年,国务院制定出台《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简称职教20条),提出“从2019年开始,在中等职业院校、高等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启动‘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之后,教育部推进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至今已陆续推出三批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及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北京优云智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及对应的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就出现在第三批试点名单上。

        柯玉宝介绍,1+X证书来自国务院制定出台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简称职教20条),目的是让职业院校的教育更加符合企业对人才的需求。“1+X”的“1”是专业、学历、毕业证书,“X”是根据自己能力、爱好、择业方向,选择若干个职业技能, X证书就叫职业技能专业等级证书,分为初、中、高三个级别。优云智翔公司申报的“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除了无人机驾驶技能外,还囊括了无人机基本维护维修的一些课程内容,如维护、维修、装配、调试等,内容覆盖面更广,目标是“让学生出去有一身武艺,能打仗”,择业道路更宽广。

        教育部门今年1月22日发布了第三批1+X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入围名单,之后将发布第三批试点院校的事项说明。现阶段,建议企业协助院校准备申请材料,帮助院校梳理资源,根据无人机的应用场景,找好定位,确定专业建设方向。另外,院校也要注重师资培养,采取校企合作、师资共享乃至劳务派遣等多项手段加强师资力量的建设。各省市的教育主管部门负责试点院校的备案和审批,因此有意申办试点院校的院校要找教育主管部门提前沟通,做好申报准备。

        教育部门对无人机驾驶职业等级证书1+X试点院校备案通过后,优云智翔公司将进行对接,理论学习、实践飞行及考试等环节放在院校进行,指导院校无人机人才的就业工作,并逐步引入更多无人机企业参与。相关的学习和考核,学生是不需要缴纳费用的。

        在疫情防控期间,优云智翔公司协调各方力量推出了在线的1+X无人机驾驶职业等级证书课程、无人机驾驶员执照考试理论课程,并向院校和公众免费开放,为院校的1+X试点学生学习理论课程、相关的无人机驾驶培训工作提供帮助。柯玉宝说,“我们捐不了口罩,总得为教育做点力所能及的工作。”

        柯玉宝介绍,作为优云智翔公司的专家组组长,他今年最重要的工作任务就是在教育主管部门指导下,做好1+X职业等级证书的宣贯、组织、师资培养和考核工作,帮助无人机企业与相关院校进行对接,促进无人机企业和院校的无人机专业更好地进行校企合作、产教融合。

以下为问答实录:

1,请您介绍一下1+X证书是什么?它是怎么来的?

柯玉宝:1+X证书出台的政策背景源于国务院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简称职教20条)。职教改革20条其中有几个关键点:专业的设置怎样更改?学生今后往哪个方向去学?学校教育有两个重点,一个是“进口”,就是生源,专业是否吸引学生?一个是“出口”,就是学生学了这些课程毕业后,能不能被社会所接受,是不是企业需要的人才?

        前些年,部分中高职院校、应用型本科院校,很多学生学了一些专业后工作不对口,院校教育培养出的人才与企业需求有偏差。以前学生的专业都比较单一,毕业后的市场需求怎么样谁也不好预测。另外,学校(如果调整专业)不可能掉头那么快,我曾经问过教育部的一个专家,他说教育改革转型掉头要5-10年,非常慢,体系庞大,相关的技术问题很多, 不会那么容易,这就有一定的周期性。所以职业教育改革有一个重中之重,我们今后培养的人才要东方不亮西方亮,学生学主专业的同时利用实践课程、社会课程的时间,再学一下其他的一技之长,多学习一些自己更感兴趣的技能。我们也调研了很多院校,上高职院校的学生基本都在18、19岁以上这个年龄段,是接受能力最强的时候,也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能不能让他多学一点,能学多少学多少?

        国务院和教育部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决定进行职业教育改革,最终国务院推出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简称职教20条),这20条每一条都很贴切。为什么叫1+X?“1”代表专业,本质不能丢,专业有学分,你需要修满学分,不然毕不了业,拿不了文凭,所以“1+X”的“1”就是专业,也就是学历、毕业证。“X”是根据自己能力、爱好、选择若干个职业技能,我们的X证书就叫职业技能专业等级证书,也就是评估干这个活干得怎么样,设置的是初、中、高的级别,跟驾驶证一样,分为A、B、C不同的等级。教育部前期搞了个试点(《关于在院校实施“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方案》),第一、第二批试一试,看学生、家长是否欢迎、是否喜欢,目前看方向还是很正确的。针对“1+X”,教育部有一个标准化框架,我们制定的相关标准要符合这个框架。目前,《无人机驾驶职业等级证书》的标准已经在1+X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信息管理服务平台对外公布了。这个标准会逐步修订。

2,职业院校如果要申请成为试点院校,具体需要做什么事情?

柯玉宝:教育部门今年1月22日发布了第三批1+X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入围名单,之后将发布第三批试点院校的事项说明。现在,院校可以先与企业谈合作, 企业对于无人机的行业应用场景很熟悉,但院校对它们比较陌生,所以就需要企业先看院校的资源、 帮院校分析无人机应用场景、 做好定位,把科目选好了,才能有课程设置、课时、标准,以及贴近实际的教材,不是帮院校起个专业名字就叫专业设置。企业需要举例让院校理解,如果只是讲理论可能听不懂。企业可以帮助院校先准备材料,准备标准可以参照第二批试点院校的审批条件要求。另外,现在1+X试点院校的审批权限在各省区市教育部门,进入试点院校名单后,国家会提供补贴。所以建议院校先把材料准备好,别等到开始了才准备就来不及了。

        除了定专业方案,院校还应当加强师资的培养。院校一个专业至少要有2、3位老师,这几位老师一年的花费就是很大一笔开销。同时院校需要等待两三年时间,专业才能有学生毕业,对后期的发展也不清楚怎么样,但前期投入这么大,同时还有实训平台等费用, 风险级别高,因此院校不太愿意投入养老师。对于实训师资,企业需要给院校讲方法、给一些指导意见。院校需要思考,怎样从企业引进师资、怎么把老师送到企业去培养,怎样实行师资共享等。如果现在这些条件都不具备,那需要去想怎样去借师资、怎样搞校企合作、怎样把师资最大化,甚至采用劳务派遣等方式(使用师资),这都是师资问题的一些解决手段。

        同时,关于实训平台的建设,实训平台主要分室内和室外两大块。室内的实验室主要是以航空文化为主,以理论课、实践课为主,室外的实训平台主要依据无人机的应用场景进行设置,像电力巡线跟森林防火、农业植保、警用侦查所需要的场景,方向不一样,要求标准也不一样。所以实训平台的建设,怎么能少花钱多办事,能达到目的,也都有一系列的解决方法给院校做指导,包括产教融合,这也是后续要做的。

3,学生如何学习获取1+X证书?

柯玉宝:今后,学生在院校学习、考取1+X证书,学生是不花钱的,不管是培训、考证、器材,都由国家补贴解决。下一步,如果教育部门审批完试点院校的名单,就会跟我们对接,我们到时再把企业纳入进来。当然,今后学生的学习肯定放在院校,理论学习、实训、飞行实践都会在院校进行。我们是第三方的评价组织,也就是说组织考核,实际跟我们原来的职责是一样的,现在教考分离,但是今后的面要铺得更大。教育部要求地市级以上的区域,只要这个区域有试点院校,就要设立至少一个考试点, 考试点也会尽量设在试点院校里。同时考核要遵守国家规定,飞行训练要获得空域的审批才能飞行,不能黑飞。因此关于考试点的设立,我们现在还在逐步进行,条件满足一家开设一家。同时,对考试员进行培训等工作,我们做了这么多年也有很多储备,肯定能满足院校考试的需求。

4,优云智翔公司之前推出了免费的在线课程,这一决定的背景和考虑是怎样的?

柯玉宝:线上课程原来就有,之前确实是收费的,因为这些都有制作课程成本,当然不能高收费,但让企业一分钱不收也不合理。因为这次疫情的原因,大家不能聚集,经过协调,让优云开课,邀请天途、易瓦特等企业,做了一些线上的课程,都是免费开放,主要因为很多企业不能复工,但可以学习理论。这样一可以帮助院校解决1+X专业的理论课问题,二可以给 相关的无人机驾驶培训工作提供帮助。

        现在线上教育,既有直播又有录播,明显解决了时间的调配问题,下一步,有些课程还在逐渐调整,针对1+X特点的课程会逐步上线,现在已经积累了1500个课时,目前来讲,疫情期间是免费的,以后收费的情况以后再说。我们捐不了口罩,总得为教育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都是积德的事。

5,疫情期间,职业院校无人机专业如何组织学习?

柯玉宝:我们看教育主管部门发布的信息,现在有些学校开始陆陆续续复学了,像初三、高三、大四,但是幼儿园、高职、本科院校目前是不允许开学的,教育部门下决心要最后才能开学,估计全国流动都开了以后他们可能才开学,所以我建议院校充分利用这段时间,一是做一下师资培训,需要遵守国家政策和法律法规,二是学生的理论和模拟器学习,可以通过网络进行线上教育、测验辅导等方法督促学生学习,让学生练习模拟器,指导学生学习。通过学习、测验、辅导让学生今后出去就能参加飞行训练。

6,今年在无人机领域有哪些工作计划?

柯玉宝:我们今年重点的工作就是1+X,下一步也有两个事情要做。

一、以1+X证书的事情为重点,我们是行业的领头羊,我们把教育部这事做好,争取能成为一个标杆,因为我们也积累了很多经验,都可以用上,像理论考试系统、实践考试系统、组织程序、考试场地的建设,包括指导一些院校今后的就业“出口”等等,这都是我们的优势。逐步带领试点院校做到正规,把教学质量、培训质量抓起来,争取让学生出去就能应用起来,让学生出去有一身武艺,能打仗,能把无人机应用起来。

        教育部制定的中等职业院校专业目录,新增46个专业,其中有涉及无人机的有无人机装配、无人机修理、无人机应用、无人机操控等,中专院校不是以行业应用为主,是以维护、维修、装配、调试等等技能为主,这些内容实际上已经涵盖在整个无人机驾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中级)里了,但有些院校还不太明确。而1+X证书是经过国务院办公会议推动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把这事为教育部办好,把院校的质量关把住,辅佐试点院校顺利办好专业,把专业办好,为学生出口找一条新路。

二,要帮助现有的全国500多家无人机驾驶员执照训练机构转型,因为无人机训练机构今后面临的竞争压力很大,机构的培训都是收费的,但今后教育口的1+X证书是国家补贴的,从培训到考试费到器材等等都是不收费的。尤其今年高职院校还要扩招100万学生,国家的改革力度非常大。所以我们要引导训练机构转型,因为人家学1+X的证就够了,为什么要花钱学执照去?但是搞校企合作、产教融合是有前景的,院校的资金比较充裕,院校做不了的事情,企业都可以帮忙干,光培训这块,院校上不了手的时候,企业都可以帮忙去做,包括航空文化、实训室的建设等,都可以做。有一些大的机构已经在转型,小的训练机构还在懵,不理解为什么进院校,实际是在为1+X打基础。